连锁物流软件领先者服务热线:4006-530-668

北京超市要打破“割据一方”的格局

来源于: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 周勇 2020-06-26 00:00 点击量:0次

一条三文鱼,引发了北京的第二波疫情。

面对疫情,政府号召保供给、稳价格,企业纷纷响应。北京“超市发”6月19日起公开承诺:在原定10个品项限价菜的基础上,将“一个月不涨价”的蔬菜品种增加至15种。在关键时刻,超市发总是积极响应政府号召,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给人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我把这一消息告诉北京的朋友。北京朋友说:我这一路都没有“超市发”。我家在北京工商大学,单位在白石桥,单位离家公交4站地。我每天下班走着回家,经过美廉美,或是永辉,可以顺道买菜了。

我在想,北京现有的超市是不是都源于区级公司?是不是各个品牌大致都有一个主要的发展区域?

业内反映,这是事实。我查阅了北京主要超市品牌的网上资料如下:

超市发:连锁店铺主要集中在海淀区

搜狗百科显示:北京超市发连锁股份有限公司,是北京市著名的超市连锁企业,前身为北京市海淀区副食品公司。

官网显示:超市发要构建“立足海淀、辐射北京”的战略格局,成为业内具有引领和示范效应的行业典范。

从上述两条信息可以确定,超市发在北京的主要发展区域在海淀区。进一步查阅超越超市发官网发现:

(1)综合超市、食品超市、生活超市、生鲜超市、社区超市、菜店、加盟店等六种类型的门店(不包括外埠超市18家和罗森店22家)合计124家店铺,海淀区有71家,占上述店铺总数的57%。

(2)在直营店中,海淀区店铺占比高达75%。

(3)在加盟店中,非海淀区的店铺约占六成。这也说明一个问题:采取加盟方式可以适当向区外拓展。

(4)区外发展主要在海淀区附近的东城区、朝阳区、西城区以及南面的丰台区和北面的昌平区。

京客隆:北京京客隆商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该公司的股东之一北京市朝阳副食品总公司占有40.61%的股份。这是一家以区级公司为背景的上市公司

首航:其官网显示的44家门店,分布在9个区,其中丰台区、大兴区、朝阳区、通州区的门店占比较高,分别占32%、23%、14%、11%,这四个区的店铺占店铺总数的80%。其中海淀区只有一家店铺。

物美:官网有一个全国门店系统,但很难打开。过了很久总算能打开,可以按照业态查询,还是打不开,显示“网页打开超时”。但据业内人士介绍,物美店铺在北京市内以丰台、石景山为主。

华冠:北京市房山华冠商贸有限公司,是北京市房山区的商业龙头企业。

北京市内的超市为什么会出现各个品牌“各据一方”的格局,我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不是企业不想在全市发展,一定有某种更强大的力量阻碍了各个超市品牌在全市各个区域的顺利发展。当然,也可能有自身原因,如有些超市公司起源于“区副食品公司”。

例如在上海,也曾出现过这种情况,外资超市第一波进入上海市场大都是与区级公司合作,最后这些区级公司独资或合资创办的连锁超市公司最终的结局有三种:倒闭、被购并或小规模发展。

联华、华联、农工商三家背靠大集团的超市连锁公司的出现,打破了区公司以地域为界开办超市的格局。同时,市政府出台市、区两级分税制的政策,这也为全市形成一个统一市场提供了有利条件。

如果一个城市之内的各个区域都不能打通,全国发展又怎么开展。由此看来,像永辉、盒马鲜生等公司在全国发展会遇到多大的困难,中国零售人真是不容易。

我觉得,北京市商贸主管部门在急火攻心地推进某些零售业态发展的同时,更应打通市内割据的局面,把北京市场转型为一个统一的“大市场”,而不应该是一个个区域割据的“小市场”。

另外还有两点也应该引起政府有关部门的注意:

(1)不要以为新发地出现疫情,就试图关闭食用农产品批发市场。上海蔬菜(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李光集对我说:“越是大城市,越需要批发市场。如东京有9个批发市场,纽约有3个,伦敦有4个,巴黎、洛杉矶、圣保罗、墨西哥城、芝加哥等都有大型批发市场,纽约的蔬菜、水果等生鲜农产品批发市场流通经由率仍高达60%左右,远高于全美20%左右的平均水平。”就以这次疫情复发为例,批发市场关闭以后,虽然供应基本充足,但绿叶菜供应似乎已经大幅度减少,在电视报道的镜头中也几乎看不到绿叶菜。

(2)不要一味控制价格。市民当然希望物价稳定,但他们更需要品种丰富。如果人为抑制价格,市民真正需要的蔬菜品项就会减少。政府要面子,市民要生活。孰轻孰重,毋庸置疑。尽管抑制物价也是为了市民生活。

出台政策与法规,从前注重查阅文献,看看别国是怎么做的,我们也怎么做。后来,各行各业涌现出越来越多的专家,征求专家意见,开听证会,对做出正确的决策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到如今,查文献,听专家意见,都比较片面。单纯听领导的话,或按照领导批示办事,风险就特别大。因为领导所见所闻不一定全面,领导也不是样样都精通的天才。

在移动互联网背景下,制定规制,既要查阅文献,又要听取专家或领导意见,更不能忽视网络舆情,不能忽视用户呼声。

(文/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周勇,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