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锁物流软件领先者服务热线:4006-530-668

从数据看,中国百货要警惕这几个大问题

来源于:联商网 罗秀玲 2020-06-16 00:00 点击量:0次

关店、退出、并购、重组、入局、罗生门……2019年的百货行业并不平静。

2019年初,苏宁出资27亿将37家万达百货收入囊中,紧接着四个月后,物美步步高斥资86亿入股重庆百货大股东重庆商社岁宝百货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盒马合作开出首家社区型购物中心盒马里。

新玩家正在入局百货行业,百货老玩家们命运也各不同。 南宁百货遭姚振华举牌,连续11天里十度涨停;秋林集团则陷入各种罗生门,官司缠身;乐天百货退出天津市场;百盛撤出重庆市场;广百百货与广州友谊重组……转型中的传统百货压力依然不小。

2019年百货行业到底表现如何?

联商网零售研究中心选取了国内53家百货上市公司的2019年财报,探寻百货行业在这一年的转型升级成果。

备注:1、图表为不完全统计,榜单按企业营收排名,数据来源为各上市公司财报

2、图表货币单位为人民币,标*为港元转化为人民币后的约值

业态增长乏力

数据显示,2019年53家上市公司合计实现营业收入4553.2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2.98亿元。

百联股份凭借504.59亿元依然领跑百货榜。

2019年位于榜单前十名的企业分别是百联股份、豫园股份、重庆百货、王府井、大商股份、天虹股份、金鹰商贸、鄂武商A、长春欧亚以及茂业国际,而2018年位于榜单前十名的企业分别是百联股份、重庆百货、豫园股份、王府井、大商股份、天虹股份、金鹰商贸、鄂武商A、供销大集以及茂业国际。值得一提的是,供销大集从2018年的第9名掉落至26名。

2019年百货上市公司少了中商集团,2019年12月26日,居然之家新零售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组更名暨上市仪式在深交所举行, “武汉中商”的证券简称变更为“居然之家”;此外,华地国际控股宣布计划私有化。

南京中央商场(*ST中商)、大连友谊(*ST友谊)、沈阳商业城(*ST商城)、津劝业(*ST劝业)、秋林集团(*ST秋林)5家商场面临退市风险。

2019年营收超过百亿的上市公司企业有14家,相较于2018年的18家减少4家。

2019年百货业上市公司销售规模超500亿的企业仅1家,300亿~499亿2家,200亿~299亿2家,100亿~199亿9家,50亿~99亿13家,20亿~49亿8家,10亿~19亿10家,10亿以下8家,主营业务金额最少的津劝业一年仅7000万,100亿以下的公司数量约占百货商业的四分之三。

上海某项目负责人李华指出,百货业态行业集中度低,在前五名200亿以上的上市公司中,华东2家,华北2家,西南1家,继续呈现区域“龙头”群雄割据的局面,一些具有全国扩张雄心的企业选择避开龙头企业主力所在地,向三、四线城市开设新店渗透。

李华表示,百货行业在2019年经营状况持续低迷,整个业态增长乏力,前三甲虽然主营业务收入和净利均是“双增长”,但上市公司中的纯百货业态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上市公司总体业绩的增长动力来自资产重组或投资收益。

选取的53家企业中有26家企业营收取得增长,其中东百集团增幅最大,同比增长36.81%,净利润增长的企业有32家,其中南京新百增长289.23%,取得净利润最快增长,而2018年实现营收增长的企业有27家,净利润上涨的企业有27家。

有27家营收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其中秋林集团营收下滑最为严重,同比下降92.91%,而在榜单前10名中,大商股份、金鹰商贸以及茂业国际营收出现下滑。

53家上市公司中净利润下滑企业有11家,其中永旺下滑最为严重,同比下滑283.40%,而在榜单前10名中王府井、大商股份、天虹股份、长春欧亚、茂业国际净利润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2019年53家上市公司中出现营收、净利均上升的企业有15家,榜单前5名中只有大商股份出现营收下滑;营收、净利双降的企业共计11家。

联商高级顾问团成员潘玉明认为,百货主营业务成长质量不高。从生存和成长角度衡量,百亿级别企业中有8家销售规模相对增长,7家下降。利润收益也是8家增长,7家下降。样本中合计有27家销售下降,占样本数量的一半。

潘玉明表示,百货店的利润收益情况只能作为参考,因为其中有一些企业内部收益调整因素,主营业务利润处于下降甚至亏损,企业将其他金融理财收入、投资收入甚至资产购并收入合并发表。考虑电商、相关业态分流冲击,百货行业主营业务成长质量较差,甚至日渐唱衰,或许可以理解为收益结构出现复合化趋势,企业增长点多元化、持续推进经营转型日见成效。

开店多于关店

2019年53家百货、购物中心上市公司新开门店38家,关闭门店21家;

其中,天虹股份2019年开出门店11家,百联股份、王府井各开出4家,茂业国际、东百集团各开出3家门店,长春欧亚、永旺分别开出2家新店,重庆百货、大商股份、银座股份、合肥百货、中央商场、广百股份、安德利、岁宝百货、佳华控股百货也各自新开1家门店。

从关店来看,百盛2019年关闭5家门店,供销大集关闭4家门店,永旺关闭3家门店,友阿股份、广百股份关闭2家门店,重庆百货、王府井、大东方、杭州解百、大连友谊各关闭1家门店。

潘玉明指出,百货行业主要品类业绩结构值得警惕。相对比较好的品类是化妆品,钟表,日用杂品、食品及相关餐饮,下降比较多的是服装类、家电类、部分珠宝类,而比较亮眼的则是日用杂品和家居用品的升级增长,还有运动户外类服饰,带有功能刚性需求特点,业绩稳定上升。

“所谓正装、城市休闲服装比较冷淡,部分品牌难以为继。以上品类业绩结构,同日本百货店的业绩结构比较相似,服装品类的下滑,在日本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中国百货店值得警惕。”他表示,各品类中的高端奢侈品品牌业绩稳中有升,在国际奢侈品市场份额中,中国的份额依然在稳定放大。

亮点痛点并存

尽管自2013年后,唱衰百货的声音从未停止,不过,2019年百货行业转型依然亮点颇多。

李华认为,2019年百货经营中出现以下特点:

1、围绕旗舰店打造主题、特色,通过采取开设萌宠馆、集合店、商场街区化、楼层主题编辑等方法,持续推动传统老旧百货门店转型升级;压缩现有的传统百货营业面积,增加体验业态占比,专柜联营向租赁转型显著增加;2万方以下的市区百货店向城市奥莱转型趋势明显。

2、行业龙头企业成为本地传统商业体更新改造的主要承担者,如百联股份承担的曲阳商务中心、TX淮海改造;王府井承担的北京百货大楼、长安商城改造等;其中北京百货大楼的和平菓局与上海世纪汇的1192弄上海风情街成为场景式零售的参照样本。

3、对内提升着力向国际化妆品和轻奢品牌发力,力求在区域内做大做强;对外扩张以奥莱为主攻方向,存量奥莱门店也开始进行品牌结构优化。

4、百货业一向推崇的品牌自营业务举步维艰,王府井与百联合资的百府利阳依然未达到预期,天虹股份的百货自营黯然退场,大商股份的意兰服装持续巨额亏损。

5、跨界合作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以豫园为代表的老字号,品类国潮运作多点开花;以重庆百货为代表的金融业渗透回报良好;但向大健康、体育方向发展的企业,除南京新百成效显著外,其他尚未见成效。

6、百货企业普遍认识到“数字化”重要性,但更侧重于会员营销、顾客引流、智慧停车等方面的探索。小程序在线购物、移动POS或PAD收银进专柜成为主流。天虹股份、茂业百货、徐家汇等企业已投资或注册相关零售科技公司。

7、百货业态的线上业务发展迟缓,GMV占销售总额普遍在5%以下。

潘玉明也告诉《联商网》,百货店经营转型创新出现很多亮点:

一是银泰百货借助阿里数字化工具,初步实现数字化商品设计、前置仓配置运营等新零售模式,去年双11期间成功投入运营。

二是SKP坚持高端品牌化路线,赢得新型高级消费群体的青睐,个别日销售额达到数亿级别,成为亚洲新兴翘楚。

三是一批百货店向租赁模式转型,在广州、上海、杭州、成都等地均有代表性店铺案例。

四是出现“商业+”的多元化战略转型苗头,比如北京翠微股份的商业加科技举措,积极响应北京市海淀区“两高两新”战略定位,在市场上引起积极关注。

2019年,百货业态出现规模化购并整合。百货业之间、相关行业企业之间的资产并购相对活跃,比较有影响力的是年初苏宁易购收购万达百货全部37家百货门店,年中物美、步步高间接控股重庆百货。

潘玉明对此表示,不管背后有什么故事,都不能否定百货店的成长价值被看低、资产价值被关注的潜流,而资产购并或者混合改革,能否真的如愿刺激百货店的主营产品组合创造力、进而焕发市场活力,还有待验证。

三大问题浮现

按2014年起始计,百货店升级转型的话题已经讨论5年多了,虽然百货行业都在积极谋求转型,但是问题依然存在。

潘玉明认为百货行业目前发展中面临的主要问题无外乎以下三个:

一是商品力老化。最核心的经营产品组合杰出或者卓越的案例不多,质量价格性价比之外的附加价值,被电商大量抢夺,不对称营销原理在线上线下价格差面前,变得越来越缺乏欣赏理由。很多传统百货店改造走不出原有的招商套路,经营产品老化的本质问题没有解决。

二是数字化迟缓。在一般会员分析和应用、交付管理等方面,中国百货店走在前面,但是对于深层次的数字化管理,阻力较大,其中商品支配、云系统升级是两个关键难点,和日本百货业数字化遇到的问题雷同。很多同仁讨论银泰案例,却不愿意大胆借鉴银泰借助阿里云数据系统资源。

三是服务力下降。产品开发服务、运营服务、现场接待服务,是零售商业完成交易、取得利润的关键,无论线上线下,同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比较,与顾客接触的环节服务质量在下降,无论业务素质还是主观态度,都无法适应今后发展需求。数字化营销亟待楼层经理、导购员走向前端,通过全渠道平台直面顾客需求,这是营销体系的根本性改革。

结语

2020年于零售业而言注定是不平凡和艰难的一年,在沉疴顽疾中尚未完全挣脱出来的百货企业,又遇疫情的无情冲击,压力可想而知。如何在前所未有的困境中活下来,力争上游,是摆在所有百货企业面前的头等大事。

*应采访者要求,李华为化名

(来源:联商网 罗秀玲)


下一篇 :